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i医疗 > 行业动态 >  突发!郑大一附院两名医生被砍
突发!郑大一附院两名医生被砍
  • 2020-06-23 14:55
  • 作者:叶正松
  • 来源:江淮医学

6月22日下午16时许,河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了一起伤医事件。 

两名医生被一名患者持刀砍伤,其中一人胳膊受伤。 

被砍伤胳膊的是泌尿外二科病区孟庆军主任。当时他用胳膊挡了一下歹徒的砍刀,才没至于被砍到脖子。不过左胳膊受伤,今后还能不能行医做手术,尚是未知数。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另一名伤者是孟教授的带教研究生,为孟教授挡了一刀。

公开资料显示,孟医生1990年至1995年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硕博连读,获外科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工作。其于2001年至2004年,在世界著名的美国玛里兰大学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后研究及临床学习,2004年8月以郑州大学特聘教授回国,在郑大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工作至今。 

孟主任擅长腹腔镜下肾上腺增生及肿病切除、肾切除及肾癌根治性切除、肾部分切除、乳糜尿、肾囊肿及多囊肾去顶减压、肾盂成型、复杂性肾输尿管取石、膀胱癌及前列腺癌根治性切除术等;国内外独创腹腔镜下肾静脉外支架治疗胡桃夹综合症及腹腔镜下重复肾肾盂成型术;输尿管末端狭窄及膨出电切、膀胱肿瘤电切、前列腺剜除性电切、尿道狭窄冷切及电切;TVT-O吊带治疗压力性尿失禁。 

孟教授担任中国医促会泌尿生殖常务委员河南副主委;中国整合医学盆底医学学会委员河南副主委、河南省泌尿外科研究所副所长、微创副主任;郑州大学介入研究所副所长;河南泌尿外科学会常委、微创副组长等多个学术职务。 

这又是一个张卫兵医生一样的悲剧性人物、悲剧性故事、悲剧性发生! 

大家是否还记得那个步步惊心的伤医惨案? 

2018年12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武汉协和医院泌尿外科张卫兵主任坐诊时被人用近半米长刀刺伤,生命垂危。

凶手是一位前列腺癌症患者,与张医生并无瓜葛。 

事发后,警方在凶手家中发现了数把杀伤力较强的刀具。

据了解,凶手还有去看心理医生的记录,并将自己平生积蓄陆续转账给他人。然后,凶手于作案前一天,背书包入住武汉一旅馆。次日将长刀匿于长伞之中,当日行凶后,即跳楼自杀。 

那是一场比“电锯惊魂”还令人胆战心惊的杀医计划: 

1、凶手预购多把杀伤力强的凶器,有预谋有计划的作案; 

2、刻意看心理医生,留下心理精神疾病记录,以期罪减一等,或期逃避法律惩罚。 

3、将积蓄存款陆续转账,转移财产避免案后赔偿; 

4、提前入住旅馆,以长伞伪装长刀,行刺无辜医生后,跳楼自杀,临死也要拉人陪葬者的报复社会的可怕恶毒的畸形病态心理。 

这样精心密谋的一场伤医血案,与医患矛盾扯得上半点关系?这就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杀人狂魔! 

许多的伤医案真的不是外界猜测的“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所谓的简单的医患纠纷,而是有着极其复杂的社会人文心理成因,有心理预谋却又对象随机的恐怖行为。 

目前该案官方尚未通报案情情况,凶手具体伤医原因极相关案情有待警方调查。

主流媒体澎湃新闻这样报道这一事件:

6月22日21时许,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政府值班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2日16时许发生一起伤医事件。“一人胳膊受伤,一人肩膀受伤,嫌疑人被当场抓获,所幸两人均无生命危险……行凶者疑似为泌尿外科一位患者。” 

但我想不管什么原因,有何内情,持刀明目张胆伤医,就是赤裸裸犯罪,都没有任何理由值得原谅!

爱人者不被人爱,福往者迎得噩来。这是怎样的一个悲哀?爱生疼痛,爱也比死更冷。

从这次突发伤医事件来看,我们每一名医生都是劫后余生。 

一次又一次的持刀伤医,我就不明白,这个刀,怎么就能随便带进医院?怎么就允许带进医院? 

一次又一次的持刀伤医,我就不明白,医院设置个安检门,投入点安保力量,花一点安检的钱,咋就那么舍不得?医生的命为什么在某些人的眼里就那么不值钱? 

一次又一次的持刀伤医,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对此付出党纪政纪的责任?“平安医院”建设里可是清清楚楚列得明明白白,出了什么样的案件哪些责任人该负哪些责?可这么多伤医事件发生后,除了凶手伏法,我没看到一个医院相关部门相关领导被追责拿下,这“平安医院”建设里的条条款款最终解释权归谁?还是根本就是糊弄上级应付检查的空中楼阁? 

不少人说医院设置安检治标不治本!我不知道这起持刀砍医案发生后,这些人作何感想?还是这样认为?不能治本就不要治标?

为什么地铁车站机场几乎少见持凶伤人案件发生?不是罪犯心慈觉悟高,而是根本没有持凶作案条件和可能!一道安检门起到了保护过滤的屏障。 

请相关部门相关领导高度重视起来吧!将医院安检尽快落实,不能治本就先治标吧!

尊医重卫的首要前提,就是保护医务人员的安全。我们不能在每一次伤医之后,让那喷溅在白衣之上的淋漓血迹,总是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无法直视的旧迹,只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之后,一切又回复从前,一切又恢复原样! 

医生是生命的守护神,我们敬畏生命,就应该敬重医生!

转载请注明出处:HC3i数字医疗
【责任编辑:xiasz TEL:(010)68476606】

标签:郑大一附院  伤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