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内要闻 >  9个月,2500多万! 90后“老中医”骗倒近万人
9个月,2500多万! 90后“老中医”骗倒近万人
  • 2018-08-13 17:16
  • 作者:佚名
  • 来源:南方都市报

“老中医”“军医”“名医后代”?专治各种男女疾病?微信那头的“医生”有如一位长辈,对患有隐疾的你关怀备至、有问必答,时刻与你保持联系。但你绝想不到是,微信那头的所谓“医生”,其实只是一个个拿着“话术”“剧本”的骗子。

今年7月25日,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对男子黄某坤、曾某聪、刘某金三名被告人诈骗案进行一审宣判,分别判处3人有期徒刑10年6个月、6年及3年,并处罚金、追缴违法所得。被另案处理的同案人张某等其余76人,亦于近期以诈骗罪被各判刑期,并处罚金。据悉,该案诈骗团伙尚有部分嫌疑人仍被警方追捕中,全案涉案人员共百余人,致全国各地9000多人受骗,涉案金额达2500多万元。

成立3家公司,纠合百余人组成诈骗团伙

从2014年开始,同案人张某等人在广州市白云区、天河区等地,先后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询公司、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一家健康咨询公司。根据分工合作需要,张某等人先后纠合、聘请冯某等人主管广告投放工作;聘请黄某坤任上述信息咨询公司经理,主管公司销售业务并占有部分股份;聘请曾某聪任上述信息咨询公司、生物科技公司的财务主管,负责财务及后勤等工作;由刘某金担任健康咨询公司法人代表,负责广告投放具体事务;聘请于某、吴某、安某、李某、赵某等人担任三家公司的销售部主管,钟某、吴某康、欧阳某、谢某、周某、黎某、殷某等人担任销售部组长;另外同案的70余人担任销售部业务员。

用微信“钓鱼”,按“剧本”术语实施诈骗

上述各被告人分工安排,首先利用网络平台等媒体投放广告,推销声称具有壮阳、调经等功效的“大明医圣”等产品,并在广告内插放微信二维码,吸引被害人扫码添加微信,再由业务员通过微信与被害人沟通,按照公司针对不同产品和客户状况制定的“话术”模式,冒充“老中医”“军医”等身份,对被害人的身体状况进行虚假诊疗,谎称被害人存在肾虚、肾亏等不良健康状况,如不及时治疗会导致性功能丧失等严重后果,诱骗被害人对自身的身体状况和产品功效陷入错误的认识,从而购买本不需要、没有相应宣传效果的高价产品。

修改微信“头像”,冒充身份露馅立即更换

为扩大诈骗范围,提高公司产品可信度,也为了应对部分受害人的质疑,上述公司还将一大批古方微信号推广出去,吸引客户扫描关注,再让公司业务员以修改微信头像的方式,冒充成“时珍古方”、“老中医”、“药膳馆”等正规机构的“医生”、“医生助理”,以此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就算有人去到上述机构走访,也难以发现问题。事实上,该公司及员工与“时珍古方”、“老中医”、“药膳馆”等机构的人员没有任何关系,也从未去过上述机构“坐诊”。当一种身份被人举报或警方打击后,公司就会要求业务员立即更换冒充的身份。

9个月诈骗2500万元,被害人达9千余人

2017年6月26日,公安机关接到群众匿名举报线索后正式立案侦查,经过对上述涉案三家公司窝点内部人员结构、诈骗资金流水及诈骗手法等进行缜密侦查后,于去年8月22日在上述公司地址内抓获被告人黄某坤、刘某金等100余人,并缴获作案工具电脑主机、无线移动电话机、U盘等物品1批。同日,被告人曾某聪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经审计,2016年11月至2017年8月期间,上述三公司共骗取山东省蔡某丽、湖南省段某三等9000余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25534359.1元。

法院一审判决:三被告人均构成诈骗罪

白云区法院一审认为,涉案3家公司的人员经过组织、培训,虚构“老中医”“军医”的身份,对被害人进行手机微信营销,针对被害人不同身体状况进行虚假诊断和建议,夸大被害人的病情和诊疗情况,诱骗被害人购买本不需要的、价格虚高的产品。被害人基于对被告人的虚构身份及诊疗的信赖,继而产生错误认识,因而交付财物造成经济损失,虚构事实是被告人骗取财物的关键手段。且各被告人间分工严密、环环相扣,均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共同主观故意,实施了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均应以诈骗罪论处。

白云区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黄某坤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判处曾某聪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判处刘某金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法官说案:全程微信“问诊”“老中医”多是90后冒充

据该案的经办法官介绍,被告人黄某坤等3人诈骗案中,目前尚有部分涉案人员在逃,警方正进一步追捕。该诈骗团伙一共在天河、白云注册了3家公司,通过58同城等网站招聘业务员。基本作案手法是通过公众号投放大量关于肾虚、月经不调等男女疾病方面的药品广告,一旦有受害人点击广告进去,马上会有客服跟进。该公司还会给“客户”分类,分为有购买意愿的,以及想买但未立即下单的,分别有业务员跟进。

“整个过程是通过微信交流、销售,电话都不用打,他们有一套完整的话术体系,被害人提到什么情况,该怎么回答,都是有剧本的。”经办法官称,该公司业务员经常让被害人用手机拍摄自己舌头的照片传过去,让假冒的“老中医”进行所谓诊疗,“结论都是设定好的内容”。

案情显示,该案目前已受审的80余名被告人,年龄多为20岁至30岁左右,很多都是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甚至还有4名是未成年人。所谓的“老中医”、“军医”,很多都是由这些90后在冒充。“法律意识淡薄,有的人觉得这份工作不妥,但离职后又回公司上班。”

经办法官介绍,该案的受害人则多在20岁到50岁之间,男性多有肾虚或阳痿,女性多有肾虚、月经不调之类的隐疾。很多患者碍于面子和隐私,觉得难为情,不愿意到正规医院去就诊,而该诈骗团伙全程靠微信在线“诊疗”、“开药”的方式,让受害人觉得非常方便,给了诈骗分子可乘之机。另外,该团伙业务员通过冒充“长辈”的方式,对患者进行关心,或进行心理安慰,“随时有人跟你聊,问什么马上回复。过两天还会回访,问效果怎样,要不要加药之类的,很容易让患者产生信任”。

为防被害人警觉报案公司规定在每个患者身上“不能骗太多”

据经办法官介绍,该案涉案金额达到2500多万元,受害人约9000人,但实际受害人数应该远远大于目前的数字。“受害人来自不同省份,有些比较偏远,加上产品并没有立竿见影的副作用,很多都不知道自己是受害人。”

据介绍,该诈骗团伙意识到在一个人身上骗太多容易被报案,公司为此规定在每个患者身上销售的金额要控制在1万元左右。“因此本案中每位受害人被骗金额都不大,但人数众多。”经办法官称,该案涉案产品多是中成药,主要针对男性阳痿早泄、女性月经不调等症状。涉案公司通过网上下单,快递寄货。

因有部分涉案人员仍在逃,目前被抓的多是一线二线的销售人员,因此该诈骗团伙目前的进货渠道等情况还不是特别清楚。“产品效果不好判断,价格肯定容易虚高。”经办法官称,但该案构成诈骗罪的主要依据是涉案公司相关人员虚构、冒充“医生”身份,“冒充老中医、军医,甚至冒充李时珍第几代传人”,以非法盈利为目的,并开展虚假“诊疗”。

法官提醒:身体有隐疾,应到正规医院就诊 

法官提醒,广大消费者若出现身体不适,应选择正规渠道医治或购买药品,切勿轻信广告推销和无医师执业资格的“专家”“教授”“老中医”等,不要随意通过点击不明链接、微信传播的网络平台购买药品、保健品。如不幸上当受骗,应保持冷静,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保存好购物票据、转账凭证等证据以便维权。

本案中,诈骗团伙正是利用患者不愿意正常就医的心理,利用互联网作案,不用面对面,一环扣一环,冒充“老中医”进行虚假诊疗、开药,网上付款,使这类诈骗轻松得逞。

法官建议,司法机关应该加大对该类骗局的宣传、打击力度,同时受害人也应加强法律意识。

微信“老中医”骗局“5步曲”

1. 发布广告虚假宣传

利用网络平台大量投放虚假广告,并留下微信二维码

2. 吸引顾客主动加粉

被害人在观看广告后主动添加微信号

3. 冒充身份虚构地址

假冒“老中医”“军医”等专家身份,假冒李时珍第几代传人身份,获取被害人信任

4. 男补肾女护宫恐吓逼迫下单

恐吓被害人身体出现重大危机,“下危急”“逼单”。对男的就说肾虚,强调补肾、壮阳;对女的就说气血不足脾胃虚,强调养颜、护宫。

5. 高价推销廉价产品

诱骗被害人购买廉价或没有疗效的高价产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HC3i中国数字医疗
【责任编辑:程泱溥 TEL:(010)68476606】

标签:医疗  中医  行骗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