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i医疗 > 医卫财经 >  药品零加成苦果已现 湖南大医院连续三月停付药款!
药品零加成苦果已现 湖南大医院连续三月停付药款!
  • 2016-09-18 11:15
  • 作者:陈可
  • 来源:看医界

为了降低药价让老百姓能吃起药,扭转长期以来我国以药养医的局面,国家近年来实施了基药制度、药品零差率制度。虽然给国家予医院一定的补偿,但从近年实际情况来看,药品零差价却让医院和医生遭受了严重损失。

实施零差率,医疗服务价格提不上,大医院亏损10%

湖南几家大医院连续三个月停止支付药品货款

药品零差价了医院会遭受损失吗?医院又会怎么应对呢?前段时间据媒体爆料湖南大医院要求药品商业公司统一扣点10%,不接受扣点的品种,医院将予以停用或替换。

据获悉,湖南省商务厅近日给湖南省医改办发函,称湖南几家大医院以“医院药品运营成本和药事管理费用无处体现” 为由,从六月份开始,已经连续三个月停止支付药品货款。

并称此举将严重影响药品流通企业备货和对医院的药品供应,甚至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如此戏剧化的冲突,算得上这是药品零加成改革以来最大的尴尬了。

全国将全面推行药品零加成改革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5年初,湖南就已经全面取消了县级公立医院药品加成, 2015年底,长沙市城区首批20家部省市属大型公立医院也启动了医药价格改革,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今年4月,湖南省发布了《湖南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方案》,《方案》提出,在县级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的基础上,到2016年底所有城市公立医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加大政府投入、改革支付方式、降低医院运行成本等,建立科学合理的补偿机制。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湖南,在北京、浙江、江苏等多个省市,药品零加成改革都如火如荼地推行开来。种种迹象表明,新一轮医改最大的动作之一就是全面推行药品零加成改革。

取消药品加成,医院认亏10%

取消医院15%的药品加成,降低检查检验等收费价格,提高劳务性服务价格是这一改革的基本套路。取消后补偿机制是怎么样的呢?

以湖南为例,公立医院取消之后的加成费用,通过提高手术费等其他医药服务价格来进行补足,大概达到药品加成的80%,剩余部分由政府补贴10%,另外10%由医院降低成本等措施来解决。

据了解,这样的措施并不是湖南的原创,而几乎是标配。医院的10%说好听了叫“由医院降低成本等措施来解决”,更直白一点说,实际上就是医院认亏10%。从全国来看,药品零加成改革普遍让医院“内部消化”5%到10%因改革带来的损失。

药品零加成实施了,但医疗服务价格提不上来

在全国来说,年收入在几十亿的大医院不在少数,也就意味着只要推了零加成,损失基本上都是千万级别。令人费解的是,目前全国推行的药品零加成改革,几乎没有能够真正通过提高劳务性服务价格来实现完全平移的,其中重要因素就是担心群众接受不来突然提高的医疗服务价格。

但问题是,让大医院白白损失数千万,能愿意吗?当然不愿意。于是私底下的“二次议价”就暗流涌动开来。以上述湖南某大医院为例,就开出了10%扣点的要求,商业公司和医院于是就闹出了上述事件。

总之,试图以药品零差价来实现取消以药养医的改革的窘境,似乎没有达到理想效果。附加在药品上的环节和利益链条太多,并不是这单纯的15%,甚至赚了一圈药价并没有降低。

药品零加成下惨淡的基层医生

卫生院多数靠着新农合报销政策和中成药维系生存

近年来卫生院偏重公共卫生服务,临床业务说出现荒废、退缩现象,手术量严重下降,稍微病重的患者就转诊到了县级医院。没有外科手术费来源、没有药品提成来源,所以药品零差价以后卫生院也面临着生存的考验,而近年来为了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中药饮片不在药品零差价范围内,所以造成了卫生院大量开中成药现象,多数靠着新农合报销政策和中成药品维系经营。

基本药物零差价,村医补助不到位,收入惨淡

2009年国家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取消药品加成,要求基本药物零差价销售,而卫生室,一般也就是看个感冒、腹泻之类的小病,最多也就是打针输液。实行‘零差价’之后,等于切断了村医的主要经济来源。

国家在推行基本药物制度改革时,也是考虑了村医收入问题的,根据规定,推行药物零差率销售后,财政按各村卫生室的服务人口数量发放基本药物补贴。根据现有的国家补助标准,一个服务1000人的村级卫生室每年光补贴就应该有近2万元。

但实际上,由于财政紧张等诸多原因,个别地方的村医补助做不到按时足额发放,经常拖欠或者克扣。

河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2015年针对我省某地264名村医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月收入在2000元以上的村医只有25.4%,只有1.5%的村医对收入感到满意。

为了维持生计,许多村医只能“搞副业”。上述调查显示,半医半农的村医占33%,医主农辅的村医占42%,脱产从医的人仅占7%。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财政与绩效研究室主任应亚珍多年从事农村卫生政策研究。她认为,推行新医改以来,村卫生室只能使用零差率的基本药物制度,村医收入渠道发生变化。以前主要靠卖药获得差价收入,现在主要依靠政府购买服务和直接提供生活补助。村医收入降低,部分是政策因素导致的。因此,各地政府一定要为村医提供基本收入保障。否则,乡村医生的收入将明显下降,日常运行不可避免受到影响,这不仅增加了政府的补偿压力,也严重影响到乡村医生从事医疗服务的积极性。

一位医生网友则表示,一切不真正尊重医生劳动价值的改革都是耍流氓,期待医改能够真正扭转畸形的医疗服务价格体系,让医生能够靠合理的阳光收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转载请注明出处:HC3i中国数字医疗
【责任编辑:孙杨 TEL:(010)68476606】

标签:药品零加成  医院亏损  
  • 分享到: